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房

一花一世界,一木一浮生,一草一天堂,一叶一如来,一砂一极乐,一方一净土,一笑一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花一世界,一木一浮生,一草一天堂,一叶一如来,一砂一极乐,一方一净土,一笑一尘缘,一念一清静

我想成为一只狗  

2010-10-17 23:54:51|  分类: 私人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我可没有秀逗掉,有这种想法没什么奇怪的,综观历史,有人想长翅膀,有人不想长心,有人想变一只蚂蚁,还有人想投胎成一只猪。

我,就是想成为一只狗,很想,根深蒂固地想,刻骨铭心地想……

 

小时候,我的思想尚不成熟,对这个根深蒂固的想法只表现为对狗的喜爱,只想“拥有”,还没想“成为”。

这个要从五、六岁说起。显然我不从两岁说起是因为说出来没人相信,一个屁大的娃娃能记得屁事。说真的,太小的时候我是否与狗有过交流,我不记得了。

五、六岁的时候,我上大三,是幼儿园的大三。有个假期我娘把我送到农村一个亲戚家玩,名曰体验生活,那是龙门脚下的一个背山倚水的小村子,叫龙门村,昆明的西山龙门知道吧?就是传说有个古代艺术家在西山雕刻神像,整个魁星神像已经完成后,他发现魁星手上握的笔不够完美,可是在修饰的时候把笔砸断了,然后他觉得沮丧懊恼,就从悬崖上跳下来……废话暂停,我主要不是想探讨关于艺术家对作品完美的追求以及种种心理分析,我是想说就是那里,他那个跳崖动作的起点就是龙门。我娘就是把我送到那个地方——下面的村子的表姑家。

表姑家养了两只黑狗,大的叫大黑,小的叫小黑,我之所以还记得它们的名字是因为十分形象又具有概括意义。大黑站着的时候,比我小时候高,以至我见到它的第一句话是:“妈妈,小马。”

狗们从来就是忠实的代表,刚去的时候,我的举手投足它们都用叫声表示抗议。可是狗也很通情达意,当它们看到它们的主人对我好,它们也就对我好。单纯地忠于主人,主人高兴,狗就高兴。小黑还提供了它的玩具皮球和我资源共享。

村子旁边有一片竹林,有一天我和表姑家的孩子,还有大黑去那里玩,小黑在上班看家。我们捉山上的虫子玩,玩着玩着,由于我对虫子太专注抬起头来发现伙伴不见了,准确的说是我不见了。我慌张得很,不小心就从个小山坡滑下来,然后乱七八糟地被卡在一堆被砍过的竹子里,具体是什么情形我也说不清楚,就是使不出力气,解不开竹子编的疙瘩,只能是一副生死由命的样子。衰样。

好久以后快天黑了,忽然看见大黑的身影,对,是大黑,然后我叫它,边叫边哭了。它马上跑过来,跳上乱七八糟的竹子,先观察地形,然后拱了两下我的身子,估计是安慰我,又绕着看看,咬了几根竹子,又推我,咬我的衣服,自然是无济于事,然后它就跑了。哇塞,当时我可是泪都被吓干了。要知道大黑是一只狗啊,难道是回去抄一票狗兄弟?

可事实真的是它回去搬救兵,并且跟来的是我表姑一家子。那时已经天黑了,估计是由于大黑要与人沟通比较困难而影响了营救计划的效率。从确定那是表姑的手电筒开始,我就哭得天昏地暗,恍惚中我记得我是趴在大黑的背上回家的。

从此以后我就当大黑是好兄弟,爱屋及乌,我就非常喜爱狗,并且日增。

后来,常常在周末和节假日,我都会央求爹娘带我去看望大黑,大黑也认得出我,每次见到它,它都是一副尾巴快甩断掉的样子。家人都笑我,说我和大黑吃一碗饭,快成狗了。我就无所谓,我和大黑的感情不用别人知道,别人也不会知道。

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有一天晚上做梦我梦见大黑蹲在太上老君旁边陪他打麻将,第二天我情绪莫名的烦躁,果然有事发生。晚上表姑打电话过来,那时穷,家里没电话,几经周折,表姑打到我家大院的门房处,我只听见“大黑死了”,我就甩了电话,哭着跑回家抱着我娘哭了一晚上。我还没有冲动到马上奔到大黑尸体旁边,我颓废了若干天,我娘为了抚平我受伤的心,给我买了个大的白的毛的玩具狗,可是没用,它只会让我更伤心。

终于到了周末,我到了龙门村一见表姑就问大黑在哪里,表姑说埋在竹林里,我马上朝那方向飞奔,还捎着那只白玩具,打算给大黑陪葬。表姑的孩子追出来带我来到大黑坟前,我没有哭,我把白玩具埋在旁边修饰了一下大黑的坟,摘了些草洒在上面,然后跑回去找了块板子,用蜡笔写上“好友大黑永垂不朽”,又跑去插在坟前。

这是一个孩子表达感情的办法,不要太相信,但是真的。

后来,我更加喜爱狗,因为有的特别爱的东西,失去以后会更加爱。

当然我喜爱狗只是我想成为狗这种思想的铺垫,我必然是要喜爱和崇拜一种东西,然后再升华,才会想成为它。

长大了,经历多了,就越来越复杂了,爱狗是没有变过的。

说到这里,我插一句,我长到现在,十七岁的大人了,未曾养过一只狗。那是因为太爱,所以不养,懂吗?

每当我看到别人身边有只狗,我总是一步三回头或者若有所思。城里的狗,大都比较娇气,没有像大黑的了。

一直以来,我懂得了,遗忘原本就是纪念的一部分。

可是狗是狗,狗虽然有些娇气了,可是它们的狗性不会变的,本质不会变的。狗就是单纯,就是忠诚,就是善解人意,就是简单到完美。

有一次在公园见到一个老人静静坐着赏风景,旁边一只狗就乖乖地倚在老人脚旁,用心去陪着老人。在我看来,那是真正意义的享受天伦。有一次我看见一群孩子和一只狗在嬉戏,他们都不亦乐乎,那种真实纯净灿烂的笑容有着足以让我死掉一百次的震撼力。狗它就是那么单纯和知足,主人眉开了,它就乐了。有一次我看见一只狗没有人要了,大概是生病,毛也几乎掉光了,我就买了根火腿肠放在它的不远处,它随便看看,就走了。那是它在告诉我它的自强与信念,就算死掉,骨气长存。

有太多的“有一次”。狗,已经存在并将存在于吾心。

仅仅看看狗的品质,就看到了光辉。我不得不感叹有很多人连狗都不如,我想成为一只狗就根本不奇怪了。何况我也是个庸人。

这些年,想成为一只狗的信念逐渐产生并逐渐坚固,是因为我又进了一步,我已经神悟到狗的心。

米兰·昆德拉说过一句“狗是人们与天堂的联结,它们不懂何为邪恶、嫉妒、不满”。我就是同意他的这个看法,他说出了狗就是纯,绝对纯,灵魂就是灵魂,没有杂质。

看看人们,乌烟瘴气。

我啊,就想成为一只狗啊。其实不是我胆小不敢面对现实的挑战,实际我明白我必须面对,但那是我太崇拜狗的至高境界,而且我想我是把崇拜发挥到了崇拜的至高境界。

有个朋友对我说过,要是老天给他五百万块钱,他安顿好爹娘宁愿变成只狗,而我呢?我只会想如果老天能把我变成只狗,我心甘情愿给他五百万,苦死老命也要赚到五百万。

显然不能成为一只狗,我只能模仿了。个社会,先让我们看到一些人性的无耻,充分展示其过渡作用,让我们进入社会时稍有准备,以达到减少疯子数量的目标。每当我又碰到其实还是孩子但是伪装深沉的同窗,又勾心斗角,煞费苦心地设计谋以达到某种目的,我就想着我是一只狗,不懂他们在干什么,然后还想用狗的精神超度他的心,说,阿弥陀佛,孩子,醒吧!善哉善哉。

当然那是时空的定数,我是说说而已。

昨天我上街在某个十字路口看见一只狗,它安静地蹲在路旁,看着城市的高楼林立、车来车往、红灯绿灯、人群熙攘……我想很多人看到它大概都在考虑它的何去何从,可是我从那狗干净的眼神里领悟到六个字和一个感叹号:那些关我屁事!然后我的脑中出现四个字和一个感叹号:我完蛋了!

狗啊狗,你为何那么高的境界?

我啊我,为何崇拜到了那么高的境界?

 

我想成为一只狗。

我!真!的!梦!想!成!为!一!只!狗!

……

哎——哎———哎————

我叹——叹———叹————

原本,有些东西只能存于梦中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